打印
手機閱讀本文
默認字體字體加大字體減小

何坤榮:骨子里永遠有軍人的血性

時間:2019-06-18 09:40:03 來源:玉林新聞網-玉林晚報 作者:記者 王耀前

▼何坤榮(右)展示自己的勛章。

市退役軍人事務局給何坤榮(中)發慰問金

在1979年邊境自衛還擊戰中,何坤榮在執行一次公路伏擊作戰中,炸毀了一輛敵軍的吉普車,殲滅車上所有人員,其中一名還是敵軍的師長。由于戰績顯著,被中央軍事委員會記一等功,頒發一等功獎章。

何坤榮是陸川縣馬坡鎮新山村何屋人。1981年3月,何坤榮退役回鄉后,在家務農。1982年8月,應廣西邊防部隊邀請,回到原來的連隊進行演講。接著,又先后參加了陸川縣、玉林地區、自治區、廣西軍區和廣州軍區召開的先進事跡報告會,并多次被評為軍事工作先進個人。一身榮譽的他,卻默默在鄉鎮糧所一直工作到退休,從沒向組織提過任何要求,被前往慰問他的玉林軍分區領導贊揚“骨子里永遠有著軍人的血性,心里永遠有著軍人的家國情懷。”

珍惜軍人榮譽

感受軍人的榮光與幸福

走進何坤榮家,最顯眼的便是一塊寫著“本色傳家”幾個字的牌匾。幾個行楷的字體顯得虬勁有力,透著軍人的風骨。“這是我搬入新居時,玉林軍分區給我送來的。”這塊牌匾,讓何坤榮感受到了黨和人民對功臣的殷切期望和沉甸甸的關愛,也感受到軍人的榮光與幸福。

64歲的何坤榮說話聲音洪亮,精神很好。一頭稍顯凌亂的頭發讓記者仿佛看到了他當初剛走下戰場的樣子。當市退役軍人事務局的工作人員把寫著“一等功臣”幾個字的授帶披到他身上時,立刻顯出了軍人的英武。

“這個房子是去年搬進來住的,裝修時得到了不少愛心人士的幫助,家具和家電也是各級黨委、政府贈送的。”何坤榮透著樸實和真誠。何坤榮之前一直住在修建于上世紀七十年代的3間不到50平方米的低矮土坯瓦房。房子經常漏水,連洗澡都得跑到村里的公共廁所去洗。但即使這樣,他也從沒訴過半句苦,更沒有向組織伸過手。2014年,靠著危房改造項目資金1.6萬元和向親朋戚友籌借來的10多萬元,建起了一棟三居室的磚石結構毛坯房。由于沒錢裝修,一直無法搬進去入住。

后來,玉林軍分區的領導了解到他的情況后,發起了“共同關愛退役一等功臣何坤榮”的愛心倡議,得到了市委、市政府的支持,陸川馬坡商會20多位民營企業老板也積極響應,先后兩次為他募捐了20多萬元。在裝修時,不少商會會員還從自己的公司派出員工義務幫忙。他們都表示,這樣做既是對戰斗功臣的尊敬,也是為了激勵更多的年輕人走進軍營,保家衛國。

在邊境自衛還擊戰中,他炸死敵軍師長

在何坤榮家,雙擁采風采訪團一起唱起歌手刀郎的一首《懷念戰友》時,他平靜的臉上頓起波瀾。很顯然,對那些犧牲在戰場上曾并肩作戰的戰友,他有著深深的感情。

1976年2月,何坤榮應征入伍,到廣東省湛江市部隊服役,歷任戰士、班長。1979年2月13日調往廣州軍區,任副班長,參加邊境自衛還擊戰。

“1979年2月17日,我隨部隊開赴憑祥友誼關,開始戰斗。”何坤榮對當年參加的戰斗記憶非常清晰。他說,他所在的連隊在5輛坦克、裝甲車的掩護下,快速突破敵軍防線,進入到敵軍的縱深地帶,迅速參加了攻打敵軍1號、2號、3號、4號和5號高地的戰斗。但是,由于敵人負隅頑抗,連隊傷亡很大。在接下來攻打敵方的縣城、省城中,連隊每一次進攻都非常困難。

“雖然不斷有戰友犧牲,但大家卻越戰越勇,冒著敵人的槍林彈雨奮勇前進。”何坤榮說,在戰斗中,連隊擔任穿插任務,而他所在的班擔任尖刀穿插班,傷亡非常大。

“每次看到有戰友倒下,都恨不得沖上敵方陣地,把敵人全消滅了。”在當年3月7日下午,何坤榮的班在排長李勇的帶領下,進行公路伏擊戰。他們剛埋伏好,敵方一輛吉普車就進入了他們的視線,大大咧咧朝著我軍陣地快速開來。他和排長商量后,決定把它炸毀。何坤榮向著目標投出兩顆手榴彈,敵軍的吉普車立刻灰飛煙滅。后來,經過查證,發現吉普車上被炸死的敵軍中,有一名是敵軍的師長。由于戰績顯著,何坤榮被中央軍事委員會記一等功,頒發一等功獎章。

脫下的是軍裝,脫不下是軍人情懷

1981年3月,由于年高的母親生病,而家里無人照顧,何坤榮無奈放棄了部隊提干的機會,退役回到了老家。一邊照顧母親,一邊務農。

1982年8月,何坤榮應廣西邊防部隊的邀請,到部隊演講,給入伍新兵講述自己當初在戰場上英勇殺敵的故事。用自己的親身經歷,激勵年輕戰士刻苦訓練,練就過硬的本領,保衛祖國。之后,何坤榮又陸續參加了陸川縣、玉林地區、自治區、廣西軍區和廣州軍區召開的先進事跡報告會,并多次被評為軍事工作先進個人。

1983年,何坤榮被村民選舉為民兵營長,后來組織又把他安排到陸川縣珊羅鎮糧所六燕站工作。1998年,從糧所下崗后,他沒有向組織提過任何要求,默默地回到老家務農。直到2005年6月,組織才又把他安排到陸川縣馬坡鎮糧所工作,一直到退休。

如今,何坤榮在想念戰友時,就會拿出自己那枚勛章,輕輕撫摸。“每次看到這枚勛章,我就會想起那些犧牲的戰友。”何坤榮每次重新把勛章放進收藏盒時,常常看到勛章已被淚水打濕。他說,是他們讓他時刻以一個軍人的標準去嚴格要求自己,因為,他們倒下時的身影在他的心中劃下了永遠無法磨滅的兩個字:軍人。

原標題:退役回鄉后,在家務農;一身榮譽,卻默默在基層工作直到退休,一等功臣何坤榮——骨子里永遠有軍人的血性

責任編輯:劉子揚

關鍵詞:何坤榮 / 軍人

你可能喜歡看的

根据平码杀五肖公式规律